棋游资讯网
趣闻热点

想象中大开现实脑洞游戏创造下的人工智能威胁论

时间:2019-10-23

造物主用基因创造了人类,现今人类开始试图用代码创造出一个“新物种”。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A.I)作为一项关乎人类文明未来的研究课题,不仅备受大众关注,更为众多科幻小说作者、戏剧以及艺术创作者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灵感,继而创造出众多堪称不朽的经典作品。这些层出不穷的未来幻想对文明变革的展示,以及对人类如何去适应阐述了自己的看法。我们通过对些独特思绪的解读,也似乎窥见到了种族未来的悲观与希望。

 

服务即是研发理念 由现实定义解释A.I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概念解释上其实就是对人的意识、思维信息过程的模拟,它是一门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类智能理论及应用系统的技术科学,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理论上是如生命般抽象的概论,而像人类一样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则是让这一神奇存在具现化的产物。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温斯顿教授就曾给A.I技术的研发初衷下过一个形象的定义:即“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

 

由此可见,人工智能技术的诞生就是用来服务于人的。其原本是个很宽泛的概念,只要能模拟人类意识与思维都可以涵盖其中。从Google Deep Mind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Go”事实上就是“围棋”日译英而来),现在如火如荼的无人驾驶技术,不经意间已充斥我们生活各环节诸如;视网膜、指纹识别功能,GPS自动规划路线,我们所熟知类似SIRI语音助手的应用科技等等,无一不涉及人工智能的范畴。

 

无论是概念炒作的资本博弈还是未来文明的现实缩影。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态势已形成必然。而在包括文学、戏剧、游戏创作在内,那些璀璨斑斓的艺术展现下,我们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足够的未来走向。

 

艺术诠释的人工智能 文明走向的百态映射

提到有关人工智能题材的艺术创作。很多玩家都应当听说过艾萨克·阿西莫夫的大名。如果你对作为小说家的他还会感到陌生。那么列举一些由他小说改编的电影或许你就会顿时恍然大悟了。比如由《机器人系列》短篇故事其中一篇所改编,已故喜剧明星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主演的电影《机器管家》(The Bicentennial Man),以及围绕机器人三大定律展开的影片《我,机器人》(I,ROBOT)都成为了影史中家喻户晓的经典。

 

当你在阅读他笔下塑造出的鲜活机器人角色时,你经常会忘记人与机器人之间的界限,很多时候书中的描绘会使你由衷的觉得机器人甚至要比人更加可亲可爱。就像在玩家心目中已经将生于光环安于WIN10的Cortana几乎剥离出了人工智能的层级,更多当作了一位与士官长共进退,有血有肉的良伴益友。

 

而在我们游戏的虚拟世界中,A.I除了体现在程序设计与互动体验上以外,当然就是那些在同样精彩架构下刻画的A.I体系与角色。游戏独有的互动性(沉浸感),通过创造一个个亦真亦幻的未来生活画卷,丰富饱满的角色,使我们能相对直接的,仿佛亲历般参与并体会创作者对未来的种种假想和思考。今天就让我们从游戏中的创作谈起,来一场有关A.I的脑洞畅想。

 

如上所提,人工智能存在的根本就是服务于人,一切依照人类意愿行事。取代人类以往不愿,不得已胜任的劳作或社会付出(譬如,挑选黄瓜和写软文)。好让人们最大程度解脱人生负担,尽享浪荡生活。但一切真的会如构想般遂愿么?在科幻创作中那些对这种天真理念从未停止的否定,或许不无道理。

 

出于人类的自大本性,归根究底让服务自己的人造生命超越并取代自己的统治地位显然是不被接受的。因此,人类必须尽可能的规避这种事态的出现。在今年E3引起热议的QD新作《底特律:变人》就为玩家呈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未来人工智能唱主流的“生态”社会。而早前放出的以女主角KARA为主题的宣传片也承接着PS3技术演示短片《卡拉》的情节进行了一番深入浅出的展开;大致讲述了卡拉作为一个“异端”服务型人工智能产品,被“毫无专业素养”的产品线检测员意外放逐后,在人类社会群体中游历并寻觅生命意义,探索着生存之道。

 

之前的短片已经为人工智能这个生命定义献上了深刻的思考。卡拉本是个模糊了人造生命概念的存在,对人类而言就是个残次品(威胁)本应被报废处置。而作品开放主题的设置,又为被立意撼动的观者提出了更加深层的疑问。正如,影片《机械姬》所展现的那样;当一个脱离掌控,拥有自我思维,自由意志的人造体融入人类社会,这将意味着什么?

 

不经过生命创造和进化的人工智能只会是海市蜃楼。这种生命化的创造媒介是通过人工编码的方式实现。而通常庞大复杂的演算程序也会如同生命形态一样自行产生随机的分化,可以说是一种面对外界反馈的成长应对,如生命本身般超乎意料。

 

正如上文所说,和谐互融共同发展是不被人类自尊心接受的,即使人类种族之间也是冲突四起。何况人工物种。矛盾激化下必然产生冲突,根深蒂固的观念化歧视等等症结都是难于解决的。至少对人类来说毫无疑问是这样。人工智能若想求得生存甚至统治地位,最终必须要自我创造,延续人工生命。不过达成共融路径的唯一选择可能只有通过《黑客帝国》中的世界构建那样实现了。

 

何以如此悲观 反乌托邦是科幻作品长期的主旋律

如果你是一个颇为资深的科幻迷,会发现如今在影视作品中与《机器管家》类似,积极乐观方向的题材创作越来越少,似乎我们只能从像《瓦力》这样的动画中才能见到A.I可爱和善的一面。

当前大多数展现未来人类文明的科幻作品,通常都会将全面A.I化的社会描绘得消极悲观。用反乌托邦的世界观构成来表达或渲染现实思索。但既然是虚构的艺术创作,无论乐观还是悲观,这些凭借想象杜撰出来的反乌托邦情结,究竟是如何让现实下的人们似深有体会般为之共鸣与痴狂的呢?

 

我们说任何有现实取材的幻想作品都是在一定程度上有依葫芦画瓢的再加工成分。对于观众(玩家)而言,有了贴近生活的取材作依据,代入感与参与动机的促成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这与在网络中晒观点刷存在感其实并无不同。

 

近年来流行的反乌托邦作品除了涉及民众被集权的专制独裁统治、阴谋跨国垄断公司只手遮天等老梗外,着重考虑到了一些引发冲突的社会问题。近期的《杀出重围:人类分裂》其实与当年的赛博朋克经典影片《银翼杀手》有不少相似之处。压抑氛围的渲染,社会阶层的差异化,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不但没有给人们带来福祉,反而成为了统治者最有力的镇压工具,处于这种情况下的普通民众尽管遭受着压迫,但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任由着被控制、被宰割、最后悲惨地死亡。先进的人类社会最终沦为了虚荣与腐败的牺牲品。

 

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本身的益处显而易见,服务大众吃穿住用行等方方面面的生存乃至生理需求。而普遍的悲观论调则出于人类这种存有诸多劣性的物种,在仿神的作为中埋下恶果与脱离掌控的可能性对未来文明走向的担忧。

 

在这场人类顶尖智慧与人工智能的左右互搏中,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始终是好奇与恐惧共存。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机器人最终会控制甚至取代人类吗?人工智能真的对人类有巨大威胁吗?顶尖科学家和科技大佬如斯蒂芬·霍金和埃隆·马斯克都曾警告过人们必须谨慎发展人工智能,否则《机械公敌》的设想将从科幻变成现实。

 

至少现在谈及A.I带来的潜在危害一切还尚早,但是人工智能正在越来越多的服务于人类的生活与工作却是毋庸置疑的。

 

在斯坦福大学百年人工智能研讨会上,据数十位专家讨论后的一致看法预测,按照目前A.I的发展速度,到2030年A.I就将对人类社会方方面面产生深远影响。从出行到工作,从个人健康护理到下一代的教育,人们的生活方式无疑将接受一次科技的洗礼。

 

关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以及暴露的问题在《黑客帝国动画版:机器的复兴》(The Second Renaissance: Part 1&Part 2)中已做出了“有理有据”的形象展示。而对人造生命的本质探讨,正如《底特律:变人》 KARA 中的诠释;生命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多变而出人意料。它并不是一条可预见的直线,而是可随时开渠分流的江河。

 

对于威胁,借用科技权威人士的看法来说就是:我们应该尽早对AI到来的世界做好准备。防患于未然,疏堵于未决。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